MENU LOG IN CART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自然療法略談 (二)

 作者: 范玉玲, 自然療法工作者

認識健康飲食

  現代健康飲食,雖然經過幾千年與龐大飲食文化及食品抗衡,在香港仍為少數人仕的文化,只有少數人對健康飲食有真正的了解。不時走過食店,尤其是素食館及快餐店,打着「健康餐」、「健康素食」之類的旗號,所賣的食物無論味精、人造色素、人造香料、煎、炸、多糖及汽水均不缺。受害的是對健康飲食不了解但又渴望健康的普羅大眾。前陣子走過某大快餐集團門口,看見標出「健康學生餐」單張,真替學生們抹一把汗。

  筆者亦曾光顧過一些寫出「健康、天然、無味精」的素菜館,卻發現齋鹵味正是那素菜館的例牌菜,其他所售的食物亦發現有少量味精的存在,細問之下,原來他們並沒有在煮食的過程添加味精,但所用的調味料,例如素食蠔油和生抽,均本身已有味精,實屬「善意的謊言」。

  為免再被濫用了的「天然」、「健康」等字眼誤導,為了做個精明的飲食消費者,為了自己的健康,最好是先充實自己對健康飲食、天然、有機等方面的認識,在此筆者介紹幾本書籍給大家,分別是:

1.       《食物是最好的醫藥》(英文版《Food is the Best Medicine》)

2.       《新世紀飲食》(英文版《Diet For a New America》)

3.       《食物與治療》

4.       《雷久南之身心靈整體健康壹百問》

5.       HealingWith Whole Food

6.       BodyEcology Diet(Donna Sates )

7.       CreatingA Magic Kitchen(Dr. Bernard Jensen )

各位亦可參照一些健康菜譜自己下廚弄幾味,自己煮的會比外面更有心思,愛心和健康,這正是自家飯特別香的原因之一。

 

有機蔬菜有益健康

  常聽到別人說有機蔬菜既好味又有益,究竟它是如何有益呢?

  「有機」是指按照規律來種植農作物飼養牲口和食物製作的方法,其中並不會使用人工合成化學農藥、肥料和各類的人工添加劑。有機方法能生產出營養價值既高又對人體安全的糧食,為動物提供一個保持牠們天性的環境,免除環境污染和過度開發,土地可以持續生產,供應食物,維持平衡而生產力強的生態系統。

  現代人講求健康,亦清楚礦物質(如鉀、鈣、和鎂等)及維他命的重要性。但可能未為人知的一項更重要事實是:物質的狀態直接影響人體吸收的程度﹗若營養是有機的話,人體將可吸收,轉化及貯藏得更好。

  有機產品的營養價值比化學(非有機)食物高得多,味道亦更清甜爽口。由於有機耕種依自然規律來種植,有機作物均有自己獨特的狀態,並非像化學食物般整齊劃一和無孔無花,間中會有蟲咬過的痕跡。有機製作方法多是小規模生產,運輸等各項成本較高,售價比一般化學食物稍高。

  香港現有的有機農場共有276部份農場更對公眾開放

 

殺蟲劑的威脅

  昆蟲吃植物,雀鳥吃昆蟲,人類吃雀鳥,這是人所共知的食物鏈之一,昆蟲處於這個食物鏈的最下端,稱為初級消費者(PrimaryConsumer),雀鳥和人類位於其上,稱為第二級和第三級消費者(Secondary& Tertiary Consumer),雀鳥和人類進食食物鏈下端生物時亦吸收了他們身上的物質,包括病菌和殺蟲劑。

 

  終日埋首於土壤裏的蟲,身體組織儲存着來自攝食和由皮膚吸收的殺蟲劑和各式農藥,至於食用毛蟲的鳥兒就會吸收來自上千上萬條毛蟲身上的毒物,而人類則吸收多來自各送進五臟廟裏的動物所儲存的有毒化學物質。

 

  殺蟲劑不單只影響着昆蟲的健康,會積集在脂肪細胞和身體其他組織裏,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下,食物鏈愈往上走,殺蟲劑的含量就愈高,有毒化學品的濃度以指數數倍增。

 

  人類作為最高級的消費者,所消費的原來是最厲害的有害殺蟲劑,蟲是殺不了,卻害苦了自己,長期活在充滿殺蟲劑的環境下。殺蟲劑是極端穩定的化合物,可以沉積在環境裏久久不散,幾十年不分解,有部分的殺蟲劑甚至幾百年都不分解。

 

  殺蟲劑久久不散,即是說即使我們今天完全停用所有的殺蟲劑,十幾年(甚至幾十年後)後,我們仍可以在用過殺蟲劑的土地上找到它們,含量並不會減少多少,我們,甚至我們的子孫,仍會活在殺蟲劑的威脅下。

 

劇毒殺蟲劑——戴奧辛

  越戰期間,美國空軍機師MichaelRyan 奉長官的命令,將橙色藥劑(AgentOrange) 噴灑在越南叢林和農地上,當時長官曾向機員嚴厲的保證橙色藥劑的安全性。後來負責這次飛行任務的機員和MichaelRyan一樣因為暴露在橙色藥劑之下而受盡苦頭,還得面臨下一代出生殘障率極高的威脅。

 

及後他生下一個「不比尋常」的女兒。Kerrie出生時,醫生發現她身上有十八種毛病:骨骼不全、四肢扭曲、心臟裏有一個洞、腸子畸形、脊骨不正、手指萎縮、沒有直腸,動手術時,血塊凝結造成腦損傷……

 

  今天,橙色藥劑其中的兩種主要成分2,4-D2,4,5-T,卻噴灑在種植供牲畜食用的穀類農田上。2,4,5-T毒性比DDT尤為厲害。美國環境保護署已證實噴灑過2,4,5-T草地上的牛群脂肪裏存積了大量戴奧辛(一種致癌,令初生嬰兒殘疾、流產和死亡的毒物),出售2,4,5-T並賺大錢的化工公司卻言不符實:「2,4,5-T的含毒量和亞士匹靈不相上下。」

  戴奧辛(Dioxin)被譽為到目前為止,人類所知毒素含量最高的化學品,一兆分之幾的戴奧辛已經能把實驗室中的動物毒死。一滴戴奧辛能毒死一千人,要殺死全世界四十五億人,一百四十公升便可以了。

 

  可是這戴奧辛可能存在動物的肉,乳製品和蛋裡面,難道我們的下一代都要像Kerrie一樣嗎?

DDT陰魂不散

 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人類開始大量使用化學農藥和肥料。戰爭刺激了各式化學武器的研製,化學農藥原先正是為了人類打化學戰而製的,化學農藥正繼承了化學武器的強烈毒性,氫化碳氫化合物所出產的殺蟲劑,像DDTPBB,正是其中表表者。

 

  為了方便使用和被昆蟲吸收,一般的殺蟲劑和農藥都極易溶於水,於是在施用時,便很容易流進河流和地下水之中。據美國環境保護機構估計,殺蟲劑已污染了美國三十八個州的地下水,更污染了美國半數以上居民的主要食水來源。

 

  在美國雖然早期的殺蟲劑DDT已被禁止使用十年(在這方面,香港慢了差不多十年),但由於這化學劑極其穩定,不易分解,其毒性仍然禍害人間。

 

  在DDT被禁用十二年之後,美國研究員在檢視陳屍在加尼福利亞州海岸的二十七尾槌鯨時,赫然發現每尾槌鯨身上都含有極濃的DDTDDT的頑強毒性可見一斑。更糟的是現在我們仍可以在南極洲的企鵝和海豹身上找到DDT,活在北冰洋的海豹,甚至喜瑪拉雅山脈人跡罕至,極其高峻地區的青蛙身上亦有DDT的陰魂。

 

  DDT被禁,毒性更強、更烈,散布更廣的其他化學殺蟲劑和農藥卻仍被廣泛使用着,我們所知的,可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﹗

 

食物中毒

  進食工業式或工廠式生產的食物,對身體健康並沒有多少保障。

 

  各類菜蔬每天接受大量化學農藥、殺蟲劑和肥料沐浴;在工廠化的農場裏長大的動物,都生活在極端狹窄的環境裏,缺乏運動,長期與糞便同眠,還得進食各樣混有砂石、木糠、抗生素、荷爾蒙的飼料,為了消滅現代工廠式農場裏既擁擠又不衛生的環境中滋生的寄生蟲,還要定期浸在殺蟲劑中之苦,試問這方式生產的食物本身健康嗎?吃了能不搗亂我們的免疫系統嗎?

 

  吃下這些食物,假如你立刻有嚴重的症狀出現,無論是胃痛、腹瀉還是發燒,那麼應該恭喜你才對,因為你會立刻意識到食物不潔,以後會更小心的去選擇食物。當然,若藥量極高的話,更厲害的反應——也許會致命——會即時出現。

 

  但一般的情況是各類有毒物質逐漸積聚在體內,有一段頗長的「緩衝期」或是「潛伏期」,毒物在體內一直積存不去,逐步破壞身體免疫系統,癌症、新生嬰兒殘瘓和其他免疫系統衰退病癥,例如濕疹、牛皮癬,以至愛滋病相繼出現。到那時,要追查禍因也無門深入,更毋論醫治。

 

  所以選擇食物應從長遠看,別為滿足三吋舌頭的甜頭,而害苦三十尺的消化管道和其他組織,質素食得健康,人更健!

 

安全購菜之道

  每到春夏交替和盛夏時,有毒蔬菜的消息總不欠奉,執筆時,便又傳來墨西哥士多啤梨有毒的消息。

 

  現在我們吃到的各類蔬菜,在種植時都使用化學農藥和殺蟲劑,一般情況下,農民會按「安全標準」來決定噴灑殺蟲劑和其他農藥後多少天才收割,但蔬菜仍然留有它們的殘留物。吃下這些菜蔬更一道吃下這些殘留物,部分更存積在人體內,積存到某一程度時,殺蟲劑和農藥便會在體內「發揮作用」,危害健康,換句話說,吃下這些蔬菜便有潛在危機。

 

  夏天是害蟲放肆的時候,農民為把蟲殺掉,保存蔬菜,往往大量使用農藥,食用潛在危險因而增加。

 

  當然,最安全的是食用完全無農藥、無化肥的有機蔬菜,本地有機供應來愈富。購菜時,除了一般要求平靚外,還有其他要點要留意:

 

  首先要「知所避忌」。有些瓜果蔬菜特別多蟲害,應盡量少買,尤其少在食肆中進食,購買後也要小心清洗,這些蔬菜包括常見的菜芯、芥蘭、白菜、黃牙白(肇菜)、西蘭花、椰菜花及白蘿蔔等。其中尤要注意的是菜芯。在市場上,菜芯廣受歡迎,由粥麵店到高級酒家等各類中式食肆,菜芯總是一年四季需求不斷,農民迫着出產供應,甚至在不適合種菜芯的夏天照樣種植,唯有使用較多農藥,以確保收成穩定及保障收入。

 

提高警覺

  前文提及安全購菜之道首要是知所避忌,知道何種蔬菜害蟲多(故農藥多),盡量少買,此外,有些菜的蟲害較少,可以較為放心多吃,如芹菜、西芹、韮菜、葱、洋葱、蒜、生菜、菠菜、莧菜、潺菜、莙薘Swiss chard豬乸菜)、香花菜、辣椒等,水果則以皮硬、皮厚和要剝皮才吃的較安全,如香蕉、椰子等。

 

  另外,第二個原則是「不時不食」,凡是合時的蔬果,由於氣候、水土等因素適宜,生長旺盛,抗蟲力強,蟲害較少,農藥和化肥自然少,賣相靚且產量多,價格亦較便宜。

 

  相反,種植不合時的菜種,例如夏天栽植菜芯,氣候水土不適生長,抗蟲力弱,亦可能剛巧在其害蟲大量繁殖的季節種植,農藥和化肥用量自然特別多,才可確保產量,但無論怎麼種,都不及合時種植的粗壯,漂亮和好吃。

 

  第三個原則是「貴菜莫買」。凡是菜價暴升,例如過時過節和遇天災——每逢天災,農作物總是最先受到摧殘的物種之一,供應自然減少——農民往往為保不至損失慘重或受不住金錢的誘惑,都趕在天災或節日來前收割,不理應在噴灑農藥後若干日後方可收割的安全標準,運到市場中出售。那些農藥是本應依時日自動分解或被沖走,以減低毒性,但提早收割,消費者便會「受益」。

 

  精明的消費者在此段時間購買蔬菜,總會特別小心。有機蔬菜,幾時時都係首選!

 

做個精明人

  此文已介紹過安全購菜之道的幾個原則,分別是知所避忌,不時不食和貴菜莫買,第四個原則是「買本地菜」。大自然很奇妙,總會有合時、合地、合氣候的農作物供我們食用。在附近的植物含的次新陳代謝物 secondary metabolite, 人非常有益、合時。例如廣東天氣炎熱潮濕,我們就有老薑和陳皮二寶; 秋冬天氣乾燥, 我們就有雪梨等滋潤水果。

 

另外,本地蔬菜運到市場出售,方便快捷,不需任何防腐劑,亦不變壞,價格自比外地蔬菜便宜,自然是首選。

 

  防腐劑分量亦是一個很重要的選擇原則。上面說過本地蔬菜防腐劑分量較少,但醃製的本地食物又另當別論。近三數十年來防腐劑處理發展至幾乎無物不防腐,無論飲品、罐頭、日常副食品、調味品、食油、食米和藥材等,多加入防腐劑或硫磺。

 

  我曾在本地一間鎖麵包店購買麵包,放在抽屜中整整個多星期也沒有變壞﹗連生命力頑強和適應力極強的霉菌和其他細菌(它們是地球上生存最久遠的生物呢﹗)也生長不了,人類吃下能不出事嗎?幸好隨着健康熱潮興起,部分食物已放棄防腐劑而採用其他安全方法防腐,並在食物包裝上加以說明。當然,新鮮食物永遠是最健康最安全、最安心的選擇。

 

  另在選購蔬菜時,可選有蟲咬過的,大概農藥較少;但依我種植自家有機菜多年的經驗,只要種植得宜,有機菜也可以非常漂亮,沒有蟲孔然,瓜果蔬菜放在鼻前仔細嗅嗅,若有異味,自應放下。

 

化學劑垃圾桶

  健康飲食文化中,消費者除了要求RawFood(即原裝食物,沒有進行任何加工的食物)和有機食物外,食物添加劑包括各式各樣的防腐劑、人造色素、人造香料和味精是另一大要求。

 

  現在的食物,單是食物製造商故意定量放進去的添加劑,便已有二千八百種之多,我們都變成化學劑垃圾桶,天天吃這些未知後果的物質,即使它們本身無害,但可在人體內產生「雞尾酒效應」,後果更無從計算,當中只有一個原因,就是為商業牟利而犧牲。食物生產商、加工製造商和分銷商等為減少成本、爭取市場,都希望食物能以最低的成本、得到最漂亮的「賣相」和味道,貯存期長而不變壞,食物添加劑自是首選。

 

  一九八六年國際間掀起「反味精行動」,年,本港歷史悠久的環保組織長春社亦同步響應,展開「放棄味精運動」。放棄味精(MSG)比其化添加劑來得容易,因多在煮食時添加,是追求健康飲食方面不錯的一步,值得注意的是,有不少朋友是對味精敏感的。味精敏感又叫唐人/中國餐館症Chinese restaurantsyndrome因為味精在東方食品中最普遍,西方食品則較少。

 

  但經過年的努力,放棄味精成績仍強差人意。不錯,市民對味精的認識和接受程度有所改變,但對絕大部分東方食肆來說,煮食加味精仍是指定動作。一家大約有三百客位的食肆,每天兩市,味精的總耗量便有六磅半之多。

 

  現在標榜不添加味精的中式食肆仍是寥寥可數,但真正不用味精的(連含有味精的調味品加工食品)更是絕少。

 

中國餐館症

  在各種加進食物裏的化學添加劑中,味精應是用得最頻密、份量最多的一種,在日常飲食中幾乎無處不在。統計數字所得,香港每年消耗上萬噸味精,平均每人每年竟吃下九磅之多﹗

 

  味精在東方社會(包括中國、日本、南韓、新加坡、馬來西亞和泰國等)大行其道,但西方飲食則較少用味精,西方人對味精亦較東方人易產生不適或敏感。

 

  「中國餐館症」便是西方人到中國餐館用餐後感到不適的徵狀名稱,因其大量使用味精來調味的原故,導致有些西方人對中國餐談虎色變。

 

  味精症候較多在空肚吃下含味精食物時出現,在女士身上出現的機會較男士為多,一般來說,吃下兩克味道或以上方會出現,當然,這得看個人體質而言,若是小朋友的話,可能不到零點五克便感到不適,吃下味精後約十五分鐘開始出現癥狀,癥狀於一兩小時後消失。患者會感到面部燙熱或燒灼、舌根腫脹、心跳反常或加速、暈眩、頭痛或偏頭痛、頸部僵硬、肌肉收縮、作嘔、失眠、腸胃不適、情緒低落、上肢疫軟和感到刺痛,若患者本身有哮喘或敏感症,病情可能會惡化。

 

  要幫患者,只要在徵狀出現時,用一茶匙烘麵飽用的梳打粉(bakingsoda)開一杯水,攪均後飲下便可稍為紓緩癥狀。徹底的方法當然就是減少味精食用量和提升身體的健康狀況。

 

味精安全嗎?

  最近翻查一份有關味精的報告,是香港消費委員會在一九八七年發表的味精試驗結果,發現本港幾乎無食肆不下味精,只是多與少的分別,當中尤以中國菜為甚。依結果來估計,簡簡單單的一次早茶(只吃點心計),便吃下3克味精,即世界衛生組織定下一個成年人每天吃味精的最高安全食量之一半,這個份量(每天六克)的準則,以每日二十四小時平均來說,即在一小時內吃下超過0.25克味精,便已超出安全標準。

 

  味精製造商則表示,吃多少味精並不打緊,因為幾百年來大多中國和日本婦女,都已使用一些含味精(化學名稱為氨酸,Mono-Sodium L-Glatemate,簡稱MSG)的海草製成調味品,使食物味道更為濃郁,現在我們用的是從那些海草抽出的MSG晶體,成份天然,而幾乎所有含疍白質的食物都含MSG,人體中亦有MSG存在且不斷製造,因其是製造蛋白質不可或缺的原料,對體內新陳代謝非常重要,且味精與人體製造的MSG完全沒有分別。

 

  但我們確知,有不少人吃了含味精的食物而長期出現問題,「中國餐館症」正是其一。

 

  即使MSG本身天然無毒,但抽出成為味精對人的影響自當別論?而且味精與其他食物同吃,難保會產生副作用或「雞尾酒效應」,這種危險乃無從估計。長期用味精而非真材實料的煮餸煲湯,亦會使營養失去均衡,影響發育,甚至減低抵抗力,再者在一頓飯的時間吃下幾克味精,使體內MSG份量在極短時間內倍增,對身體亦會構成一定程度的壓力。味精,還是少吃為妙。

 

香芬、香薰、香氛

  「香氛」一詞近來非常流行,某名牌香水的新產品在宣傳上亦用上「香氛」這名字,但香氛與香水兩者相距極大。在引進香氛己有幾年的本港,真正了解香氛且能確實運用的人,仍屬鳳毛麟角,一般大眾對香氛及香氛療法(Aromatherapy)的印象恐怕還是相當模糊。

  香氛(Aromas)其實是香氛油(Essential Oils)的簡稱,在不同地方,不同人士會有不同的稱呼,有人稱之為「香芬油」(因其氣味芳香)、「香薰油」(因其可以薰香衣物)和「精華油」(因其是植物的精華所在),很多香氛治療師則喜歡稱之為「香氛油」,因為它除了以上所說的特性和功能外,在香氛治療上其一最重要功能便是能營造氣氛,改變人的情緒、增強創造力和提升工作效率。

  香氛油的使用古已有之,在古印度及古埃及的歷史均有記載,二千多年前醫學之父Hippocrates亦陳說了香氛浴及香氛按摩在恢復及保持精神及體力方面的貢獻。東方博士送給耶穌基督的禮物中也有乳香和沒藥兩種香氛原材料,聖經中神曾指導摩西用沒藥、玉桂、CalamusCassia 和橄欖做成藥劑,現代科學己印證了這配方有強烈的抗病毒、細菌的功效。

  我們中國人的白花油、荳蔻花油和紅花油不是也有香氛油的成份嗎?

 

香芬、香薰、香氛

  香氛(Aroma)其實是香氛油(Essential Oils)的簡稱,在不同地方,不同人士會有不同的稱呼,有人稱之為「香芬油」(因其氣味芳香)、「香薰油」(因其可以薰香衣物)和「精華油」(因其是植物的精華所在),台灣稱作「精油」。

 

喜歡稱之為「香氛油」,因為它除了以上所說的特性和功能外,在香氛治療其最重要功能便是能營造氣氛,改變人的情緒、增強創造力和提升工作效率。

 

  香氛油的使用古已有之,在四大文明古國的歷史均有記載,二千多年前醫學之父Hippocrates,亦陳說了香氛浴及香氛按摩在恢復及保持精神及體力方面的之處。東方博士送給耶穌基督的禮物中也有乳香和沒藥兩種香氛原材料,聖經中神曾指導摩西用沒藥、玉桂、CalamusCassia 和橄欖做成藥劑,現代科學己印證了這配方有強烈的抗病毒、細菌的功效。而中國古醫書<<黃帝內經>>裏亦有12種香氛油的治療作用和提煉方法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當然古代的香氛油是透過不同方式,把有效成分浸泡出來 ; 直到十七世紀,餾方發明,才出現現代各式不同的提煉方法。香氛油和草藥同樣來自藥草植物,不同的是:草藥取的是水溶性成分,香氛油提取的是油溶性成分。中草藥為例,提取的都是複方水溶性成分,香氛油提取的就是單方油溶性成分。因為是油溶性,有殺菌功效,所以香氛油保存期比一般草藥更持久; 因為每支香氛油也是單方,所以使用時組合起來變化也就更多了,更靈活,這都是香氛油好玩和迷人之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油使用方法靈活多變,超過一百種。在治療,香薰治療師每每發揮創意,兼在腦中快超過450香氛油的資料,以求更切合不同客人的個, 使更大的療效。

 

 

吃白米走寶

  追求健康飲食的朋友,可能發覺市面上正鬧着米荒——有機糙米缺貨,不少朋友唯有改吃普通糙米或其他五穀類食品,「捱」了一陣子後,側聞有機糙米將於六月底再在市面發售,屆時將可守得雲開見月明。

  糙米到底有甚麼過人之處,令那麼多人如此「牽腸掛肚」?

  糙米不是一般的米,而是一粒完整的米,只把禾稻的穀売去掉,保留胚糠和胚芽,而日常吃的白米則已把胚糠和胚芽磨掉。

  胚糠,就是米身上淺褐色的「衣」,是天然纖維素的主要來源,糙米和白米的纖維素份量實不可同日而語,它能促進腸胃功能和蠕動,有助排泄和防止脂肪積聚。

  至於胚芽,就是稻米發芽的地方,是營養最豐富的部分,亦是整粒米的靈魂。有關胚芽的研究早已有之,而且證實其效極佳。於1940年,Dr. Walter Kempoer臨床證實,糙米中的胚芽含纖維糖磷酸,可調解血液雜質,改善高血壓情況,減低腎臟負荷,以防腎衰竭和腎結石出現。而在1981年,日本科學家Sapporo Breweries 更發現,糙米胚芽能抑壓細胞病變,特別是腸癌和乳癌。此外,糙米的維他命B雜和礦物質(尤其是鈣質和鉀質),能增強胰臟功能,平衡血糖份量和血液的酸鹼度,對糖尿病和尿酸過高者均有一定的療效。當中的亞麻仁酸,亦可降低膽固醇,預防血管硬化,減低患心臟病的機會。可見現代都市人喜歡吃白米,實是走寶。


自然療法略談 (一)